• <bdo id="4y6c2"><center id="4y6c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?
    A+ A-

    潘承霖修復兩尊國寶

    來源:濰坊晚報   發布時間:2022-09-05 16:42:04

    鑄客大鼎

    后母戊鼎

      安徽出土的鑄客大鼎和河南出土的后母戊鼎,體型碩大,前者重達400余公斤,后者重達800余公斤。出土在戰爭年代的兩只大鼎在運輸中經歷了種種坎坷,打開木箱后已殘缺不全。在濰縣修鼎高手潘承霖的手中,這兩只大鼎被修復得完好如初。

      “李三孤堆”挖出鑄客大鼎

      1954年,安徽文博部門的專家們前來濰坊,尋訪一個叫潘承霖的人。

      1933年,安徽省壽縣發生大災荒,連續幾年大旱,土地干裂,莊稼顆粒無收。朱家集村外面有接連不斷的高大墓冢,最大的高出地面一丈多,荒草紛披地綿延了半里路,村人稱其“李三孤堆”。朱鴻初從古老的地方志書上讀到,“李三孤堆”是戰國時期楚國王侯的墳墓。他召集鄉人說,“李三孤堆”能幫助大伙度過饑荒。鄉人恍然大悟:這是要盜墓,哪是三兩個人可以完成的?何況是這樣的大墓冢。朱鴻初專門從河南安陽請來相墓的“墓師”。在“墓師”指點和帶領下,鄉人扛起锨镢,蜂擁而去。

      挖到六七丈深時,“咔嚓”一聲,锨镢碰到了碩大的墓槨上。驚呼聲中,大量古銅器出現在陽光下,銹跡斑駁。上海大古董商聞訊紛至沓來,車輪把鄉間小路碾成了溝。

      壽縣遂派警察局的人荷槍實彈趕到,封堵被挖開的墓口,嚴令追回被賣的銅器。“鑄客大鼎”就出現在這批被追回的銅器中,重400余公斤??脊艑<覕喽?它來自公元前228年楚國幽王熊悍的墓葬。經古文字專家考證,銘文有兩字可辨認:“鑄客”。

      大鼎在安慶市的文物倉庫里暫時安放了3個年頭,北京盧溝橋響起了沖天炮聲,日寇入侵,風聲鶴唳。

      手無寸鐵的文物專家們惶急裝箱啟運,要將大鼎沿水路運往抗戰大后方重慶。大炮在地上追趕,飛機在天上跟蹤,運至安徽江西交界處時,船被一道水上大壩的封鎖線擋住了,只得改道陸路。人手有限,哪抬得動?人們喊著號子,大汗淋漓,撬動木箱使其翻滾著前進,終于將其裝上汽車。

      來到重慶,大鼎存放在瑞典人安特生家中??箲饎倮?大鼎輾轉被送去南京。國民黨政府本打算把它運往臺灣,未來得及,解放軍的沖鋒號聲已在南京響起。

      大鼎回到安徽省的文博部門。打開木箱,在場的人目瞪口呆,大鼎傷痕累累,兩只鼎足和一只器耳斷裂了下來。

      輾轉找到修鼎高手潘承霖

      修鼎之人何在?專家們一時束手無策。有人突發奇想:何不從古文字領域另辟蹊徑?

      古文字大家商承祚的力作《古代彝器偽字研究》被攤上案頭。文中記載了清代下半葉至民國初年16位古銅器銘文作偽的高手,其中10人在濰縣。然而,當時不少高手已作古。根據輩分和年齡推算,專家們盯住了“潘承霖”這個名字。

      不遠千里,驅車北上,一行人來到濰坊市。各行各業叫“潘承霖”的人不下幾十個,竟都不是大家要找的。

      就在專家們買好南去的火車票時,濟南同行的電話卻打來了:山東古代文物管理委員會有一位叫“潘翰生”的技工,愿意接下修復大鼎的工程。專家們茅塞頓開:科舉時代有著翰林折桂的佳話,“潘翰生”不就是“潘承霖(林)”嘛。商承祚是飽學之士,他將“翰生”寫成“承霖”這樣更文雅的名字是有可能的。舊時的濰縣仿古銅藝人,制造贗品,多會幾個名字同時并用。在商承祚的記載中,甚至有問不出姓名的仿古銅藝人。

      專家又奔赴濟南。果然是那位潘承霖,為名噪一時的濰縣仿古銅藝人胡延貞的門徒。1951年,潘承霖受聘進入位于濟南的山東省文物部門。

      潘承霖來到安徽,審視這尊鑄客大鼎:通高113厘米,口徑93厘米,重約400公斤,圓口平唇,修耳蹄足,耳飾斜方格云紋,腹飾蟠虺(huǐ)紋,犀首紋膝。神秘而繁縟復雜的鬼斧神工,氣勢與力量的凸顯與組合。

      潘承霖使用失蠟法修復好這尊大鼎時,已經是第二年的春天。

      后母戊鼎命運坎坷還原鼎耳重新亮相

      1939年,河南省安陽市武官村的吳培文在野地里探寶,吳家祖輩有于地下挖寶的傳統。探到地層深處時,探桿碰上了堅硬的東西。吳培文拔出探桿一看,帶著銅銹。事不宜遲,他找了十七八個人,連挖三個晚上,抬上來一個銅銹斑斑的龐然大物。

      器物腹部呈長方形,下承四中空柱足。耳上飾一浮雕魚紋,首尾相接,耳外側飾浮雕式雙虎食人首紋,周緣飾饕餮紋,均以云雷紋為地。足上端飾浮雕式饕餮,下襯三周凹弦紋。腹內壁鑄有“后母戊”三字。形體豐腴,顯鋒露芒。整個器體厚重磅礴。

      這是震驚世人的青銅器國寶后母戊鼎,重達800余公斤,是華夏民族的第一大鼎。

      安陽此時已被日本人占領。有人走漏消息,據點里的日軍幾次來搜索。留下去恐怕性命難保,一番商量后,他們找來北平大古董商肖寅卿,打算將這尊大鼎賣掉。肖寅卿開口出價20萬大洋。因物體沉重龐大,肖寅卿要求將大鼎分割成幾大塊裝箱。鄉民們還真找來了鋼鋸和大鐵錘。

      吳培文落下了淚水,他不忍大鼎被肢解。掩藏好大鼎后,他花20大洋從古玩商處買了一尊贗品擺放在家中,之后便避禍遠走他鄉,直至抗戰勝利才回到安陽。

      也許就是在這次分割中,一只鼎耳不翼而飛。

      蔡元培奔走呼號,創建國立中央博物院(今南京博物院前身),收購、撥交、發掘,集中全國第一流珍品文物二三十萬件,后母戊鼎來到了南京。此后,國民黨政府倉皇逃往臺灣,大鼎被落在南京機場上。再后來,后母戊鼎成了新中國的國寶重器。

      “后母戊”如何由來?歷史學家斷定:這是商王武丁的兩個兒子為祭祀母親戊而鑄的,由于這位戊母的非凡才能,兩個兒子先后繼承了王位。文學泰斗郭沫若首先斷定,“后”就是后來漢字里的“司”,“司”有祭祀紀念之意,大鼎是用來紀念母親的。古文字學家羅振玉也曾有過論述:“商稱年曰祀又曰司也,司即祠字。”后世學者另有探索,認為甲骨文正書反書同字,“司”為“后”字的反寫。

      受北京歷史博物館(后改稱“中國歷史博物館”)之約,潘承霖要去修復大鼎上的另一只鼎耳。后母戊鼎還留在南京的博物館中。終于,他把一只鼎耳原汁原味地還給了那位皇天后土般的母親。

      當后母戊鼎重新亮相時,潘承霖登上了回到家鄉的火車,去跟故鄉告別,他要遠赴北京工作了,就要到中國歷史博物館報到。

      兩尊頂尖級國寶大鼎上都留下了濰坊人的手澤。在濰坊,潘承霖學藝八年,在城里大十字口經營過遠近聞名的“邃古齋”仿古銅商號,與這座城市共同經歷過不盡的世事滄桑。

    責任編輯:邢敏

    国产美女被遭强高潮免费网站
  • <bdo id="4y6c2"><center id="4y6c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