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4y6c2"><center id="4y6c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?
    A+ A-

    出鎮潮州譽滿嶺南

    來源:濰坊晚報   發布時間:2022-11-07 16:24:57

    藍鼎元所撰《盧烈姬傳》

      “鎮潮十余年,唯以寬弘簡靜為務,兵民和洽,廟堂藉以無南顧憂。”這是當時人對潮州總兵薛受益的由衷贊譽。薛受益在任時惠澤地方百姓,在嶺南留下了諸多佳話。

      在任十四年 兵民相洽造福地方

      從康熙二十八年(1689)三月出任潮州鎮總兵,至康熙四十一年(1702)七月在任病故,薛受益在潮州總兵任上前后達14年之久,是清代歷任潮州總兵中在任時間最長的一位。

      潮州環山臨海,地近福建、臺灣,地理位置特殊,一直是清軍軍事戰略重地,潮州總兵的人選也特受朝廷重視。薛受益的前任劉進忠、王國棟、馬三奇等都是清初驍將。

      康熙三十五年(1696),靖海侯施瑯臨終前曾上疏保舉當年參與收復臺灣的愛將,薛受益為其一。施瑯在奏疏中說:“海壇鎮臣楊元弼、臺灣鎮臣王國興、廣東潮州鎮臣薛受益,均才猷夙著,調度有方。”康熙三十六年(1697),薛受益在潮州總兵任內得以加授榮祿大夫,為從一品。

      康熙三十五年(1696)二月,福建平和縣賊首羅辰聚眾進入廣東大埔縣境內劫掠,并向當地鐵礦勒索錢財。薛受益聞訊大為驚異,立即差兵前往征剿,賊寇聞風奔逃,地方賴以安靜。

      乾隆《潮州府志》記載,康熙四十年(1701)夏六月大水,潮州北門堤決,薛受益與巡道、知府等官員親臨現場筑堤防水。時任潮州府教授陳玉猷作《大水行》詩稱頌說:“百姓倉惶力不足,役及太平無事兵。觀察總戎并徒步,身當匏子非沽名。”當時廣東一帶多虎患,白晝頻繁傷害百姓,薛受益“禱于神,虎遂絕跡”。

      揮千金為人解困 門下賓客云集

      薛受益為人豪爽豁達,常常不惜揮千金為人解急難,四方之士也樂歸門下。史稱:“門下養士甚眾,公私緩急,焚券而不責其償。”自己生活卻不尚豪奢,以儉樸自約。朝廷所發俸祿和賞賜,多分給族黨友朋,以故宦囊蕭然。有人勸他為子孫長遠打算,他一笑置之。

      史料記載,“薛受益多內寵,好交游,客多拜受益為義父者”。當時其妻妾也皆有義子,“年節帨(shuì)辰,稱觴上壽,甚噪”。當時唯其妾盧氏不納義子,曾說:“焉有二十歲之母,得三四十歲兒乎!”薛受益的義子、福建長汀人朱佩章后來經商至日本,在向當時的江戶幕府講述大清地理風情時,曾提及其義父薛受益,薛受益也由此被寫入日本史料中。

      母親逝后在任守制

      大學士贊忠孝兩全

      薛受益事母極孝,當時人稱薛孝子。其母范氏隨任廣東時,薛受益已年過花甲,“平時承歡舞彩,雖年逾六十宛如嬰兒”。每逢歲時令節,薛受益必穿戴官服拜跪,終身無惰容??滴蹰g大學士徐元文稱贊薛受益“忠孝兩全”。

      康熙四十年(1701),薛受益之母范氏以96歲高壽終老。薛受益之母卒后,廣東總督石琳奏報薛受益親母病故,例應丁憂。按古代禮制,在任文武官員父母去世后,在沒有極特殊情況下必須辭官回原籍為父母守制,此項制度由來已久,清代丁憂制度,漢官丁憂期限為27個月,滿蒙京官為100天,亦有經皇帝施恩在職丁憂者。

      結果,康熙皇帝格外開恩,命薛受益“著在任守制”。當時薛受益年已七旬,“須發俱黑,尚能挽強弓,馬上運槊”。但自其母卒后,精神大不如前。當時人說:“公之死,非死于命,實死于思慕太夫人之深也。”

      浙江石門人吳震方所著《嶺南雜記》記載,當時薛受益居住的園中有一棵奇特的老榕樹,下分上合,中間相隔三尺,可容人出入,因以為園門,兩樹中各含一石筍。薛受益求吳震方作詩,吳震方為作《壽榕歌為薛元戎作》一詩,后來收入其《晚樹樓詩集》中。

      當時薛受益之母已96歲,子孫繁盛,家業蒸蒸日上,令人羨慕。吳震方以奇詞麗句予以頌揚:“嶺南霜雪總不到,使汝盤踞偃蹇無涯垠。唯有元戎園亭一樹最奇絕,上成連理下門闕。樹中腹石更嶙峋,樹石相連彌歲月。上古大椿八千秋,此樹應同兆牙蘗。牙旗不動軍門靜,鈴閣晝閑春日永。起居八座太夫人,百歲高堂作湯餅。七十萊衣舞壽筵,孫枝瓜瓞更綿綿。笙歌堂上會親戚,鼓角營門拜玉鞭。西越故人叨世締,小詩作頌慚詞麗。元戎勛業震天南,大樹將軍即馮異。”

      薛受益潮州任上病故

      盧烈姬執意投繯殉夫

      清修《廣東通志》《海陽縣志》《建陽縣志》《高密縣志》等地方志書都記載了薛受益妾盧氏的節烈事跡。盧氏是福建建寧人。藍鼎元《盧烈姬傳》記載了薛受益與盧氏相識的一段傳奇故事。據載,薛受益任福建汀州副將時,清明日出游于郊外,遇婦女結群祭掃先墓,有女郎衣黑衣佩黑巾穿黑裙,“不類人間媛也”。薛受益好奇,縱馬追隨,恰有風來,佩巾飄起,見其真容“其麗非常”。經詢問,為汀州府小吏盧姓之女,尚未婚配,薛受益求助于知府,遂納為小妾。薛受益妻妾成群,先后娶妻劉氏、屠氏,妾周氏、楊氏、徐氏、盧氏、顧氏。

      薛受益升任潮州總兵后,盧氏隨往廣東,“事主君甚謹,動止皆有禮法”,薛受益及妻屠氏皆愛之。當時仲坑山開銀礦,“鎮轅月有陋規,每至盈千百”,諸妾爭索。獨盧氏凝立不動,即使給予,盧氏亦不受,說:“無所用也。”

      康熙四十一年(1702),薛受益病重,盧氏發誓要殉夫,薛受益聽說后極力斥責。薛受益卒時,盧氏時年僅28歲。她溫言勸慰屠氏:“為兒曹強自愛,勿過悲傷,恐生疾。”自己卻梳妝整齊,將首飾衣物等財務贈給他人,與父母兄弟作別,意欲殉節。屠氏哭勸:“你還年輕,不要苦了自己。而且你沒有子女,不要虛負一生。”可盧氏矢志殉節,趁家人不注意,投繯隨薛受益而去,時在康熙四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,當時的潮州知府、海陽知縣等府縣官員及營中將弁、鄉中士大夫皆往祭拜。

    責任編輯:邢敏

    国产美女被遭强高潮免费网站
  • <bdo id="4y6c2"><center id="4y6c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