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4y6c2"><center id="4y6c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?
    A+ A-

    鄭板橋筆下的老濰縣

    來源:“山東宣傳”微信公眾號   發布時間:2022-11-09 21:52:29

    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 

      古之濰邑,大體包括今天濰坊市的濰城、奎文、高新、寒亭、坊子、濱海等地方,到了明代初期,始稱濰縣。這里是半島中部最繁華富庶的大邑,地處交通要道,加上歷史悠久、人文厚重,被譽為“東萊首邑”“北海名城”。
     
     

    濰坊市鄭板橋紀念館內的鄭板橋塑像 攝影:牟美靜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(1693-1766年),原名鄭燮,字克柔,號板橋,江蘇興化人,是中國歷史上大名鼎鼎、清正廉潔的地方官,更是詩書畫三絕的文化大家,清乾隆十一年(1746年)調任濰縣做知縣,從此“七載春風在濰縣”。

     

      在濰縣,鄭板橋不但政聲斐然、深得百姓擁戴,還留下了大量的書畫和詩文作品,這是一筆價值不可估量的藝術瑰寶和精神財富。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在濰縣當了7年知縣,與濰縣建立了深厚的情緣,也為濰縣寫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詩文,尤其是那40余首《濰縣竹枝詞》,猶如一幀幀人文百態、民風社情的素描畫,“如怨如慕,如泣如訴”,栩栩如生,不可多得。幾百年來,流傳甚廣。

     

    鄭板橋《懷濰縣二首手跡》

    關注民生 清正廉潔

     

      雖說濰縣是聞名遐邇的富庶之地,鄭板橋來得卻不是時候。當時這里根本不像人們吹噓的那樣。連續多年海嘯水患、旱災蝗災、地震頻發,加之官府橫征暴斂,濰縣老百姓苦不堪言。文獻記載“斗粟千錢,饑民載道,餓死者十之五六”,出現了許多老百姓賣兒賣妻,奔東北逃荒的現象。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關心老百姓的生死疾苦,出臺了最大力度的賑災政策。對于社會這極度的慘狀,他以悲憫之筆進行了描寫記載:
    淚眼今生永不干,
    清明節候麥風寒。
    老親死在遼陽地,
    白骨何曾負得還。

     

     
      這一首《竹枝詞》,是寫清明祭祀,有人在寒風中傷淚滂沱,因為他的老輩親人闖關東時死在了東北遼陽,尸骨無法運還故鄉。姊妹篇《竹枝詞》中還寫道:“關東逃戶幾人歸,攜得妻兒認舊扉”“賣兒賣婦路倉皇,千里音書失故鄉”。
    東家貧兒西家仆,
    西家歌舞東家哭。
    骨肉分離只一墻,
    聽他笞罵由他辱。

     

      這首詩,敘述了鄭板橋聽說的一家人的苦難遭遇。當年“歲荒,人相食”,民不聊生。這家人骨肉分離,其中一個孩子被迫賣到西鄰富裕人家做仆人,遭遇并不好,常受打罵侮辱,而骨肉親人只能在墻這邊聽之任之,無可奈何。

     

    滄海茫茫水接天,
    草中時見一畦田。
    波濤過處皆鹽鹵,
    自古何曾說有年。
     
     
      這首《禹王臺北勘災》,寫的是鄭板橋調任濰縣的次年五月,北海遭遇大潮災,“田間無禾”,鄭板橋親臨海灘勘察潮災時的所見所聞。記述了海潮之后北海灘涂的荒涼凄慘,感嘆鹽鹵之地從來就沒有過豐收年景!

     

      看這幾首《竹枝詞》,作為地方政府第一責任人的知縣鄭板橋,大膽反映當時老百姓受生存之迫,賣兒賣妻、九死一生闖關東的悲慘現實,表現出來了鄭板橋心系百姓卻無可奈何的矛盾心態,也表現了毫不粉飾時艱的浩然正氣。
    衙齋臥聽蕭蕭竹,
    疑是民間疾苦聲。
    些小吾曹州縣吏,
    一枝一葉總關情。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的這一首題畫詩《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》最為著名,勸勉官吏,流傳幾百年,也是被習近平總書記幾次引用過的詩句。
    鄭板橋手跡復制件 
    攝影:牟美靜
      一位“詩書畫三絕”的知縣,不但在公堂之上、市井之間和阡陌途中能想到百姓,即使在凝神專思地作畫,一筆一劃揮毫的時刻,也把百姓疾苦掛在心頭,做官為民的情懷躍然紙上。詩中意,畫外音,令人欽佩。

     

      這首詩的受贈人包中丞(名括),是鄭板橋的長輩兼領導(“年伯”一般指同事的長輩,“中丞”是清朝對巡撫的尊稱),老鄭根本不在乎,直抒己見,借著贈畫的機會,把自己的座右銘呈上,在勸勉領導的同時也在激勵自己。

     

    寄情山水  結緣濰縣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是“康熙秀才、雍正舉人、乾隆進士”,是詩人,是書畫家。他很性情,工作之余喜歡寄情山水、遍訪名勝古跡,采風寫生、尋找靈感,陶冶情操,排遣愁緒。

     

      作為一個見過了名山大川的南方文人官員,剛剛來到無山、無湖、無風景的濰縣地界,鄭板橋很是煩惱抱怨,曾寫過一首《惱濰縣》。

     

     
    《惱濰縣》
    行盡青山是濰縣,
    過完濰縣又青山。
    宰官枉負詩情性,
    不得林巒指顧間。
      然而,隨著鄭板橋在濰縣生活時間長了,特別是幾年后,濰縣的百業逐漸得到恢復發展、百姓安居樂業,鄭板橋與地方紳士名家的交往也多了起來,建立了樸素的感情,鄭板橋心情好了許多,愛屋及烏,眼里的濰縣也美了起來。一句“七載春風在濰縣”,應該是他最直接、最淋漓痛快的感受。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有一首名《懷濰縣》的詩,我們來看看它的來歷。

     

     
    《懷濰縣》
    相思不盡又相思,
    濰水春光處處遲。
    隔岸桃花三十里,
    鴛鴦廟接柳郎祠。
      當時濰縣隸屬萊州府,鄭板橋從濰縣城去萊州府應酬公事,本應該出城走十里堡、二十里鋪、寒亭鎮通昌邑城的那條東北方向的驛道。

     

    鄭板橋時期濰縣至平度州(濰縣域內)驛道圖  制圖:梁化剛

     

      但是,鄭板橋并沒有按最近的路線走,而是先走濰縣城通往平度州的這一段東西走向的驛道,到濰河后再換乘船只,順流向北到昌邑城,然后改道東北方向奔萊州府。

     

      在這條路途上,名勝古跡很多,有馬宿街的八角池、寒浞冢,鴛鴦廟(俗稱雙廟,即龍王廟和平王廟),還有夏密故城和柳毅山。到了濰河于渠渡口以后,換船順流向北。在船上,不但可以欣賞兩岸桃紅柳綠的自然風光,還可以讓隨從們歇歇腳,這真是一舉兩得的選擇。于是,才有了鄭板橋這首著名的《竹枝詞·懷濰縣》。

     

       “相思不盡又相思,濰水春光處處遲”,對于自己工作過七年的濰縣,鄭板橋在詩中袒露得真情切切、毫不掩飾。這首竹枝詞是鄭板橋的名作,它讓無數濰縣老鄉自豪。

     

    鄭板橋詩中的鴛鴦廟之平王廟,位于今寒亭區楊家埠旅游風景區雙廟村 攝影:梁化剛

     

      這時候,鄭板橋的執政前途是光明的,眼里的濰縣百姓是安居樂業的。

     

    三更燈火不曾收,

    玉膾金齏滿市樓。

    云外清歌花外笛,

    濰州原是小蘇州。

     

      這就像是鄭板橋為當時濰縣城升平繁榮的夜生活拍攝的全景照片,他大膽地在濰縣和蘇州之間,劃了一個等號。

     

    兩行官樹一條堤,

    東自登萊達濟西。

    若論五都兼百貨,

    自然濰縣甲青齊。

     

      這是描寫的濰縣城通往萊州府的驛道。正是因為濰縣交通便利,帶動了商業發達和地域繁榮。戰國時代,齊魯大地上曾有五個都市:臨淄、平陸、高唐、即墨、莒。鄭板橋稱贊,如果拿五都的繁榮和百貨比較,濰縣比青州、齊州更勝一籌。

     

    集散人歸掩市門,

    市樓燈火定黃昏。
    白浪河水無情甚,

    不肯停留盡夜奔。

     

      這首詩勾畫了濰縣大集的一個側面,集散人歸,喧囂漸靜,只有白浪河的水在滔滔流淌,表達了鄭板橋對社會安寧和黎民福祉的熱忱期待。

     

    紙花如雪滿天飛,

    嬌女秋千打四圍。

    五色羅裙風擺動,

    好將蝴蝶斗春歸。

     

      這一首寫的則是清明時節,濰邑美麗繁榮、人們樂享春色的場景。尤其是“紙花如雪滿天飛”一句,把濰坊風箏都的奇特景象在二百多年前就描寫得活靈活現。
     
      ······
     
      鄭板橋筆下的老濰縣,曾經美麗富饒,也曾經苦難悲慘。作為濰邑行政長官的一把手,用如此多的詩文描寫、記錄這片土地上的山川景象和市井人文,是難能可貴的,也是絕無僅有的。

     

      鄭板橋與濰縣結緣,讓濰縣人文更加燦爛。

    責任編輯:李倩

    国产美女被遭强高潮免费网站
  • <bdo id="4y6c2"><center id="4y6c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
  • <bdo id="4y6c2"></bdo>